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酒后淫意
酒后淫意

酒后淫意

我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﹐最近她失恋了﹐所以经常约我出来喝茶聊天解闷。

  有一次﹐她受邀到她一位中国朋友﹐也是她干妹﹐阿雅的家里用晚餐﹐因为彼此认识不久﹐却很投缘﹐所以对方约她前来吃中国家庭菜。小倩﹐我的好朋友﹐因为熟悉阿雅有一大票的中国朋友﹐喝酒很凶﹐她很怕不胜酒力﹐所以在得到她干妹的允许下﹐把我也扯了去。当天﹐我拿了家里放了中几年的色酒﹐小倩自己在余仁生买了枝红酒﹐因为我们都觉得到他人家作客﹐总不能两手空空地。

  进到门口﹐只见桌上已摆了好几枝中国酒﹐包括有女儿红﹐二窝头﹑三枝红高梁﹔加上我们手上的﹐总共七支酒﹐五种款。很快的十多人挤在饭桌前大快朵颐﹐酒瓶空了一枝又一枝。我在他们的轮流夹攻下已开始脚步轻浮﹐脑袋晕晕。

  小倩已伏在桌上休息﹐阿雅想把她带进自己的睡房﹐她仍有意识地拒绝﹐我们也不加理会﹐反正这样也好﹐没人会再灌酒给她。我坐在她旁边﹐竟然没发现她吐了满地都是﹐要我第二次想把她再抱进房时才看到﹐而且她也完全醉倒了﹐唤也不醒。我和阿雅只好一人抬头﹐一人抬脚把她扛进睡房内﹐因为我也醉得乏力。

  放了人在床上﹐阿雅就去弄湿了面巾﹐递了给我﹐我帮小倩把衣服和牛仔裤上的污秽给抹掉。几次换水﹐才完全清理了。我也累得坐在床边﹐头越来越重﹐就躺在小倩的身旁﹐也不知几时睡着了。蒙蒙眬眬间﹐感觉到胯间有异动﹐但是因为很舒服﹐也以为是在绮梦中﹐所以就不予理会。再一阵子﹐身上像有东西压了上来﹐嘴巴被堵上了﹐有一阵香的气息和软物溜进了我口腔内﹐把我从梦中拉回现实中﹐我甩了甩头﹐睁开眼睛看是怎么一回事。在昏暗中﹐好不容易才知道是阿雅在吻我﹐我的下身连内裤也被褪到膝盖上﹐自己的阳具在她刚才的吹箫和现在的细指套弄下﹐已是昂长六吋﹐口吐黏液了。她本身则是全身只脱剩黑色的蕾丝内衣裤﹐一对乳房放肆地压在我胸前﹐形成漂亮的弧形。反正她自己送上门﹐不吃白不吃。我偷偷瞄了身旁的小倩﹐仍睡得很沉﹐我就大胆地反攻大陆﹐把阿雅抱紧﹐不断把舌头伸进她口内﹐吸着那香喷喷的唾液﹐双手在她滑滑的背部上下游动。她自己就一直把我的命根子放在她的大腿内侧﹐隔着内裤摩擦着。彼此的体温在一直上升﹐我顺手就把她胸罩的扣子打开﹐拉出那性感的内衣扔在床下﹐两手替代地握住了那对大肉弹﹐姆指和食指找到了乳头﹐就捏着又搓又按﹐不一会儿﹐它们就涨了起来。

  我的左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右乳﹐转移战地的跑进小裤裤内﹐偷袭她的屁眼儿﹐又是打圈﹐又是食指插进一小节抽弄一番﹐使到她不停地扭动下体﹐口中也发山嗯啍的喘息声。我的衣服被卷了上来﹐脱掉了。她也蹲了起来﹐慢慢地用手指勾住那惹火内裤的边缘﹐随着手缓缓降下﹐肚脐下方的反三角洲露出了它的全貌﹐影入我的眼底。窗外射进来的微微月光﹐把阿雅的曲体照得玲珑浮突。

  长发在脸上构成的阴影﹐遮不住她双瞳中发出的淫光荡线﹔上围坚挺的旬乳﹐和下身的神秘三角地带﹐把我的欲火点燃得旺盛。内裤被卷成一团丢去地上﹐她拿了我的大肉肠﹐再次没入自己的樱桃小嘴里﹐把我舔得舒服极了。她把身躯﹐以我的肉棒作轴心﹐慢动作的转了半圈﹐她依然在吞吐我的阳具。不多久﹐她的屁股就来到了我的面前﹐坐了下来。我当然醒目的双手抱住她浑圆的臀部﹐舌头对准那已经泛滥的桃源地带伸了进去﹐前后左右的扫着﹐把那些不断涌出来的淫液吸进嘴里。阿雅也加努力的吞吐着我的钢炮﹐还不时轻咬着龟头﹐或者把我的鸟蛋含进口中把玩﹐把我吹得差不多要爆了。我于是狠起来﹐拼命地搞她的下体﹐按紧那小屁股﹐不让她开溜﹐轮番地进击两个小洞口。终于在同一时间﹐我把热辣辣的白浆﹐重重地射进她的口腔中﹐她也毫不犹豫的全部吃了下去﹔她的阴道里﹐随着她的呻吟﹐也喷出了味道浓烈的白液体﹐当然也被我收进了肚皮中。

  她伏在我身上喘息﹐我可不放过她﹐虽然我刚射了一发﹐但是我的大肉棒﹐仍然高挺着。于是我把阿雅翻倒在床上﹐就着她的睡姿﹐抽起她那修长的双腿放在肩上﹐对准那盘丝洞﹐老孙的金箍棒﹐一点阻碍都没有的﹐沿着那湿润的小道﹐直捣黄龙的穿进了她体内﹐也不理她是否会因此而呼天喊地﹐每下都把自己的肉肠拉到只剩一小段龟头留在洞口﹐再狠狠的直插到底﹐几乎要把她的子宫顶破似的。左手按在床上﹐近她的颈项﹐让她没有空间往后退来避开我的狂攻炮轰﹔而右手就放在她的左乳上﹐不停地抚摸搓扭﹔双眼则视奸着她那快速上下摇动的右乳。只见她把左手掩在唇上﹐不让自己的淫叫声﹐放肆的传了出来﹔右手就伸进了我们的性器官之间﹐食指和中指就在阴道口两旁﹐企图隔开一些距离﹐让我的肉棒不能贯到最尽处﹐却不知我仍不当一回事的继续在她两指间进出。每次抽出的同时﹐把她那红润的内阴唇也翻了出来﹐还带出不少的透明黏液﹐使到我们的床上﹐湿了一大片。由于我才爆不久﹐所以持久力也蛮强悍的﹐抽了三百多下﹐才把阿雅翻起来﹐用我最爱的“老汉推车”把她操得死去活来﹐每下撞在她的臀部上﹐都发出了响亮的“啪啪”声。如果不是小倩已是烂醉如泥﹐恐怕早就会被我们的疯狂做爱惊醒了。我的食指沾了一些阿雅阴道口附近的自然润滑剂﹐就埋进了她的后花园里﹐不断的耕耘着。她好像同时被两个人干着她似的﹐享受着我的大肉肠和小食指带给她的无上欢愉。才百来下的抽送﹐她已是再次的高潮迭起﹐并且先后泄了两次﹐软得扒在床上﹐乏力的一动也不能动了﹐只是身体随着我的下体摇动而微微颤抖。

  我正想换个姿势﹐让自己也享受射精的乐趣﹐忽然我感到有只手伸进了我的胯间﹐一直摸着我的两粒睾丸。我看到阿雅的双手已经无力的放在她身边﹐我几乎要吓得马上练成金钟罩最高境界﹐缩阳入腹。但随着注意到旁边那睡着的小倩正坐起了上身﹐我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想来她早就醒了﹐结果被我们的淫荡行为﹐激得她也被自己的欲念﹐充沛了整身﹐所以乘机加入了我们的战围。正好﹐我也对那一动也不动的躯体失了性趣﹐可以换个活力的对手。我把阳具抽了出阿雅的体内﹐转身把小倩抱在怀内﹐双双热吻了起来。她的手仍然在我下体摸个不亦乐乎﹐我也不客气的把手伸进她那深色的T恤内﹐隔着她的胸罩﹐抚摸着她那比阿雅小一些的奶子﹐但是却比阿雅的更有弹性﹐而且适合我的手型﹐我的大手一把就把整个乳房握在手里﹐不停的玩弄着﹔然后把她那碍事的奶罩推了上去﹐直接把手按在那温暖的肉球上﹐搓着她小巧的乳头﹐没两下就硬得突了起来﹐口中的气息越来越急。我迅速地将她的衣物拨个精光﹐把小倩放在床上﹐其中一颗粉红色的乳头立刻被我收进了嘴里﹐舌头对着它一直打圈。左手解开了她的裤头﹐拉开了拉炼﹐她则主动的把牛仔裤脱掉了﹐映入我的视线﹐是一条粉蓝色的小内裤﹐边缘还露出几根顽皮的阴毛﹐半透明的布条﹐把她的三角洲﹐弄得若隐若现﹐这种视觉效果顿时让我血脉奔腾﹐不能自己。我的头一直往下移﹐来到了她的小草原﹐我张开她的双腿﹐从她湿透的内裤中﹐可以明显的看到那条肉缝。我的舌头在底裤外上下地扫着﹐口水和淫水混为一体﹐我轻轻的把她的底裤拉掉﹐看到湿湿的黑毛贴在洞口的四周。我找到了阴蒂﹐先用手指玩弄﹐再配合口技﹐把小倩先带上了高潮的云霄﹐阴精冲出了桃源口﹐沾的我一口都是。此时我才提枪上马﹐待肉肠推进了她的阴道后﹐就把她整个人提起来﹐变成她蹲坐在我的大腿上。她很自动的抱着我后﹐开始自己上下摇动起来﹐把我的肉棒套得爽极了﹐我也可以省下些力气。不一会儿﹐她就受不了了﹐每下只是把我的阳具吃进一半而已﹐但是仍然把她搞得气喘连连。我这时迁就着她的频率﹐随着她坐下来﹐我就腰往上顶。没两下子﹐她就躺在我身上﹐累得动不了。我感到她体内一股体液冲向我的龟头﹐我不再忍的躺在床上﹐让她也跟着全身睡在我上面﹐我的钢炮开始不怜香惜玉的操她的肉洞﹐双手紧紧的抱着她﹐不理她那有气无力的求饶声﹐“啊!不行了﹏呀!我﹏我要﹏泄了﹏﹏﹏”我的龟头再被她那滚烫的阴精一喷﹐我就把敝了很久的白色精液回敬她﹐把她子宫填得满溢出来﹐混和着的阴阳精流到我的鸟蛋上和床上﹐把我的毛黏成一块块﹐房内充满了咱们三人的汗味﹑体味以及淫水味﹐是天下间最香浓又舒适的芬多精。

  小倩索性就睡在我胸前﹐我的阳具仍然塞在她的阴道里﹐无穷地回味着。隔壁的阿雅也靠过来枕在我肩上﹐三人很快的呼呼入睡﹐直到日上三竿。三人一起乘着其它人已不在屋内﹐光着身子进去浴室﹐来个鸳鸯浴。彼此为其它两人洗身﹐在一片香皂泡泡浴中﹐自然色心大起﹐再来个三人水战。看着她们两人争着把我的大肉肠含进口中的情境﹐让我最终把自己的精液﹐射在她们整个脸上都是﹐但是她们毫不介意的把附在我阳具上的精液都舔进口里后﹐再互相吃掉我喷在她们面上的精液。这是我发梦都在想的一箭双雕艳事﹐没想到竟然让我美梦成真﹐连续两天唱双簧。最后我轮流在她们的体内﹐多送上一泡新鲜的白浆﹐以示报答她们让我圆梦。以前每次都很羡慕那些可以左右逢源的人﹐现在我自己也是被妒忌的一群﹐想着也叫人兴奋。这之后﹐每当我们三人互相遇见时﹐都会不期然地发出会心的一笑。

  【完】